疯鱼7

嗷嗷嗷!!他…他抱了我三次!!

今天开几局对面都是杰克,开了三四局终于有一局遇见了带玫瑰花的杰克!!
开局三园丁一医生,我医生开局转角遇到爱。
一开始没发现玫瑰花想着赶紧逃,发现花之后我思考了三秒要不要送个人头……
可是队友都在努力开机啊!这样想着就准备尽力而为,大不了最后送个人头这样也对得起队友了~(ღゝ◡╹)ノ♡
然后两个人追追跑跑杰克终于抓住我了!!
然后他把我抱了起来ԅ(✧_✧ԅ)
那一瞬间我失去了所有反抗意识,腿也不蹬,手也不挥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整个人少女心爆炸了QWQ
然后被送上椅子,队友来救了我
虽然我很想送人头,但是我不能坑队友啊!
所以我去修机了*٩(๑´∀`๑)ง*把剩下两台都修好了,然后把门也开了,之后就站在那里送起了人头
和我一起剩下的园丁妹子在门口甩手电试图救我😂😂😂但我真的一点求生欲都没有……
满血挨刀就为公主抱(*Ü*)ノ☀
最后杰克把我抱抱摔摔三次(为了修椅子)
有两次以为他要走,爬着追过去
心满意足(´▽`ʃƪ)
值得一提的是其他两个园丁小姐姐都是被捆气球带走的,估计因为拆椅子太多杰克生气了吧(*σ´∀`)σ

皮啊!接着皮啊!原本想放了那个唯一没点园丁的小伙伴,但是忘记他在那了QWQ只能让他流血死掉。园丁是真的皮,一直拆椅子,被救了就去拆自己坐过的椅子,我还没走远过去一刀在放上去就螺旋升天了,每个园丁都长得一样放了七八次才把园丁放完……何必呢,我是一个好人,但你们不能拆我椅子啊!
三个园丁上椅子飞了,剩下一个流血死了,感觉有点迷……

说有敏感词,走别的把

送到电机三次,地窖两次还不走就是很气了!

遇到一个佣兵,应为吃杰佣就把人放走了······

这是一个看脸的游戏:)

恋与监管者(一)

杰克中心向,大概不会出现别的监管者

隐形双杰(那个溜了我七次的杰克是我永远的心理阴影)

 

大概是自己玩杰克的时候遇见想写的局就写下来纪念一下

为了玫瑰花和公主抱献上一切热情!!!

我爱杰克,顺便希望出公主抱的时候有小可爱可以来抱抱我


你终将在我的影响下成为我的同伴,有些轻佻又带着笑意的陈述句,昏暗的油灯,低矮的地下室还有那个人白色的面具。

“哼。”睁开那双隐藏在白色面具下的眼睛杰克意味不明的轻哼了一声。

他开始环顾四周和自己的身体,第一次以这样的样貌出现让他多少有些好奇,不过杰克很快失去对自己新身体的探索活动,他听见了声音。

看着面前受了伤逃窜的幸运儿杰克在心里衷心的同情然后准备结束战斗,但是幸运儿被叫做幸运儿也是有道理的,他逃掉了。

但杰克的运气并不差,把那个背着大背包害的气球都下降了好几公分的男人捆上椅子,杰克站在椅子前衷心的希望有人来救他。和钓鱼一样,他不是很激动自己以前喜不喜欢钓鱼,但是他得承认,当别的人过来救人的时候再动手这着实让他分外愉快。

合上眼睛,周围很快暗了下来有人影正在靠近。是那个戴着帽子有些畏畏缩缩的男人,好像是个慈善家来着,他跑了过来杰克砍了过去,大概是对方的运气实在是不好吧,人没救下来自己反而被一击致命。把人绑上不远处的一个椅子,杰克觉得有些无趣,太过简单的狩猎反而让他提不起兴趣而这个时候密码已经被开启了一半。

面具下的嘴唇勾了勾杰克转身往最近的人影跑去,这一次幸运儿的幸运选择了背叛,追逐了半天终于把人绑上了椅子。

只剩下了这个小女孩了,把人捆在气球上多少有些纠结的路过了三四把椅子杰克带着园丁站在了地窖口,期望她自己挣脱了跳下去。结果挣脱是挣脱了,但人也跑了心里又好笑又气的杰克又把人捉了回来。看了看第三次被绑上气球的小姑娘杰克妥协的叹了口气往最近的密码机走去,在密码机附近站定,这次园丁小姑娘总算是没有第一时间逃跑,她看起来纠结了一下发现自己跑不掉之后乖乖的开始解码。

她离开了,没关系,还会有人回来的。

这个庄园永远都不缺少客人。

面具下的嘴角微扬着


那个遛 了我七八次的杰克……

第一次,跑掉了
第二次,跑掉了
第三次,路过地窖,想下去,被抓了
第四次,差点被关地下室,跑了
第五次,被溜了一会跑了
第六次,坚强的跑掉了
第七次,路过地窖赶紧挣 脱,终于逃 跑成功了……

……
一开始以为遇上好人准备送我去地窖,看到地窖跑下来之后他又 把我抓 了然后才知道他要带我去地下室……
七次没把我放椅子上也是真爱了……

抱住坚强的自己⁽⁽ƪ(•̩̩̩̩_•̩̩̩̩)ʃ⁾⁾ᵒᵐᵍᵎᵎ

这两天基本都在开局,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睡到一半肚子疼,结果半梦半醒之间梦到自己被内测服的大镰刀腰斩了,在梦里还一直坚持的爬啊爬(•̩̩̩̩_•̩̩̩̩)然后就醒了

桑尼号的日常之四海上飘来受伤的人

愚人节,我出现稍微皮一下(人 •͈ᴗ•͈)۶♡♡比心心

新世界的天气好像格外的偏爱草帽一伙,再一次成功躲过巨大冰雹的袭击后罗看着已经放晴的天空坐在甲板上不负责任的想着。
吃过午饭之后在甲板上晒着暖洋洋的太阳,罗想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悠闲过了。恶名昭彰的草帽海贼团的日常是那样的悠闲,估计说出去都没有人信。
“嗯?”待在瞭望塔上的索隆每次都能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流樽或者遇难的人什么的;而鉴于草帽海贼团那本质上吸引麻烦的品质,至今为止他们没捡到过什么正常的东西。拿起电话虫用扩音器通知道:“乔巴,海上九点钟方向好像有人遇难了。有点麻烦,干脆不要救好了。”随意提议道,索隆其实并不指望自家船医会听他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果然,熟练忽视了索隆的后半句提议,乔巴弗兰奇还有路飞三人迅速跑了下去。没一会索隆就看见弗兰奇抱着一个重伤的男人进了乔巴医务室,原本待在甲板上的那个特拉法尔加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跟了上去;不想用脑子,反正有什么麻烦也不是解决不了。这样无所谓的想着索隆又开始继续锻炼身上的肌肉。
医务室里乔巴毫不犹豫的把凑过来看热闹的乌索布和路飞丢了出去,要知道在病患问题上乔巴是绝对不会妥协的;鼻子里满满都是血腥的味道除此之外似乎还夹杂着什么甜甜的花粉味,不过现在重要的先治愈这个捡来的人身上的外伤。匆匆忙忙的去找手术需要用的东西,这人好像被打了好几枪来着;在乔巴准备东西的时候医务室的大门被打开了。
“?”转头看过去就看见一双腿······
“需要帮忙吗?乔巴当家的。”大约是出自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罗看着在医务室忙活的小驯鹿出声问道(至于他有没有职业道德这种事我们就不要管了好伐)
“嗯,拜托你了!我对手术不是很熟悉,这个人身上有好几处枪伤来着。”乔巴想也不想就答应了,毕竟外伤什么的怎么说也不是自己的专长。而另一边得到了肯定答复的罗,帮着准备了下就带上手套开始治疗了起来。
治疗过程你确定要吗?臣妾做不到啊!!!!
良久,终于结束了手术。并不是这个人身上有多么重的外伤,毕竟伤的再重,有手术果实这种bug一般的存在想死估计也死不了。用的时间长那是因为罗和乔巴发现这人身上的血止不住;在ROOM里面治疗的时候还好,但一旦撤开ROOM那人的身上伤口就跟来了大姨妈似得,止都止不住!而且撤开ROOM的时间一长那人就算不动,伤口也会自动裂开。就因为这个两人为止血这件事忙了半天,最后还是乔巴用从特里诺王国带来的强效止血药才勉强止住了不断流血的伤口。
“乔巴!特拉男!那个人病好了吗?”路飞看见两个人从医疗室里出来之后迅速活用自己属于橡胶的特性从桑尼号的船头一下就荡了过来。
“草帽当家的,那人的外伤不是什么问题,准确来说应该是中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导致伤口无法愈合;一直失血。”看着乔巴有些失落的表情,罗一边擦着手一边回答路飞的问题。
“嗯——总之是不可思议的病嘛!”路飞歪头想了一下迅速的得出结论,虽说根本不指望路飞能听懂,然而听到这个结论的时候罗还是感到了一阵无力;他真的觉得这艘船上的人不容易啊不容易。
“这样的话!乔巴,我把肉给你,拿去治疗好了!肉是万能的哦!”路飞听了罗的回答后蹲下,看着自家陷入低沉的小船医最后忍痛说道。
“哪算哪门子治疗啊!!!!”听了路飞的话乔巴瞬间人格转换完成,尖牙利齿状的敲上了某个橡皮脑袋。
“嘿嘿,反正不管怎么样,乔巴你都会治好的!乔巴你可是大名医哦!”路飞也不在意,反而笑嘻嘻的摸了摸乔巴的头说道。
“真的吗······”乔巴这一次没有像往常一样一被夸奖就立刻开心起来,这次反而有些低落着。是因为刚才那个病患吗?罗看着两人的互动想
“当然了!乔巴我以后可是海贼王啊,海贼王的船医当然是世界第一的大名医啦!”路飞理所当然的肯定道
“真···真是的···混蛋!我好高兴路飞······”听了那个人理所当然的话,乔巴原本想和平时一样的反驳回去,然而到了后面话语变形,最后轻声坦率的说出来自己的内心。
“······”看着这样相处的两只,罗笑了笑:真是厉害啊···草帽当家的,这片大海上不会有多少人拒绝你吧,真是个狡猾的男人啊!
“呦西,特拉男,乔巴我们去吃饭吧!肉肉肉!!!”路飞说完之后就立刻冲向厨房,所以其实你只是等我们吃饭对不对?刚才感动的我好蠢!!!
“···乔巴当家的,吃过饭之后再去找病因吧。”罗看着莫名开始怨念的某只船医提议道,在看着身边的小驯鹿点头后;两个人就这样向餐厅走去。
月光下,戴着圆帽子两条影子被拉的很长。

蝙蝠侠终于凉了

谜一样的脑洞和文风

OOC+一发完结

慎入!!!!

 

简介:这是一个所有人都以为蝙蝠侠没戏了的故事

 

 

但是今天是愚人节:)

 

蝙蝠侠大概是要凉了,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是闪电侠。

 

那天巴里照常在瞭望塔觅食,和往常一样的打开了柜子并照常无视了正坐在背后桌子旁的蝙蝠侠和超人。

讲道理,因为各种各样(战损,零食,冰淇淋)的理由联盟公认超人和蝙蝠侠在约会(虽然他俩都还没表白)的时候不能当电灯泡。所以巴里准备用神速力一秒结束和零食的斗争然后立刻去巡逻。

就是那个时候,蝙蝠侠和超人又因为不知什么事情吵了起来,而奇怪的是以往总是一副不畏强权在某些事情上十分固执的超人!!

那个不怕蝙蝠瞪的蓝大个!!!

居然什么都没说的飘走了!!、

飘走了!!!

夭寿啦!!!超人不和蝙蝠侠吵架了!!!

难道主席终于放弃阴沉沉的顾问了??

正义联盟怕是药丸!!

 

路过的琼恩:······

 

蝙蝠侠要凉了,第二个发现的钢骨有些害怕

 

那是一次关于战损的惯性会议,一般来说作为战损最多的那个人每一次一有这种会议被蝙蝠侠训的最惨的那个永远是超人,而超人在战损问题上向来安静如鸡。

以前的每次战损会议基本都是由超人的委屈脸结束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当日常战损会议结束之后老蝙蝠会去安慰超人,有时候是一场电影,有时候是一些小甜饼还有些时候是一顿晚餐(韦恩庄园内)

······

不,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半机械人也是有隐私权的。

但是这次例会结束之后超人很快就离开了,看样子是准备去北极的样子:这次是要去看北极熊吗?钢骨一边想一边悄悄偷看。

“···卡尔”

“不用了,下次吧,B我真的有事需要回孤独堡垒一趟,我很抱歉。”

钢骨看了看迅速飞走的超人又看了看气场非常黑暗的蝙蝠侠。

救命啊!!超人和蝙蝠侠分手了!!

在旁边值班的琼恩:······

 

 

布鲁斯·韦恩大概是要凉了,第三个发现的戴安娜心急如焚

 

 

那是场普通的酒会,对戴安娜来说,大概唯一不普通的是酒会上有一个蝙蝠侠和一个超人。

戴安娜一开始是一点都不想靠近那两个只要出现在同一个酒会上就必定会半途退场的男人,不什么都不要问,要知道就算是神奇女侠也不会去男厕所的;而戴安娜·普林斯作为一个‘普通’的博物馆员工也是不会去顶层的VIP套房的······

她原以为这次会和往常一样,但是这一次记者先生自从进场就一眼都没看某个穿着三件套的总裁;而是迅速询问了这次活动的主办方几个常规问题之后迅速离开,站在视野良好的阳台上戴安娜可以清楚地看到肯特记者用五分钟就完成了进门找人问问题走人跑到会场外面打车回家的全过程。

······

蝙蝠侠被超人单方面冷战了??!

超人和人冷战了!!??

 

混在路人里面的琼恩:······

 

 

布鲁斯老爷大概是要凉了,第四个发现的阿尔弗雷德非常生气并且决定克扣某人的小甜饼

 

当连续三天没有看见克拉克少爷的时候阿福我们敏锐的管家侠先生就开始觉得事情不对了,那天是联盟照例开战损例会的日子,阿尔弗雷德提前准备好了万能的小甜饼放在蝙蝠侠的万能腰带里面,并深切的期望这袋小甜饼可以照例让自家老爷带回某位会飞的‘友人’。

所以当蝙蝠侠一个人甩着黑气坐在蝙蝠洞里面啃小甜饼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痛心的发现,好不容易有的韦恩夫人好像又有点岌岌可危了。

生气的阿尔弗雷德决定最近甜品减半:老爷也到了该控制甜食的年纪了。

 

来蝙蝠洞给资料的琼恩:······

 

 

蝙蝠侠不能凉啊!!!第五个发现的迪克永不放弃

 

 

迪克抱着蝙蝠侠的大腿告诉他不能放弃,超人昨天还给了他份苹果派,布鲁斯你没有凉透啊!!快去求婚啊!!!

 

蝙蝠侠其实是拒绝的,他也觉得自己差不多凉了,但架不住数量减半的小甜饼所以布鲁斯·韦恩妥协了。

 

 

克拉克·超人·中了暂时性失聪魔法·怕被蝙蝠侠发现·最近都不敢说话·不敢约会·专业读唇·刚刚恢复·肯特:“我愿意。”

 

皆大欢喜

闪电侠不担心联盟药丸了

钢骨也不怕他们俩分手了

戴安娜开始担心自己眼睛了

阿尔弗雷德终于心满意足了

迪克的家长会终于不是只有一个人可以选了

蝙蝠侠终于还是没凉透

 

琼恩:······你们开心就好

 

 

 

···············································

 

其实我写的时候脑补的蝙蝠侠是乐高,但是这样就有盲点了乐高怎么读唇啊??

很久没动笔了,写的乱七八糟的,阿弥陀佛


买的年刊到货了!!!!圣诞节第二天到不知道算不算迟来的礼物,寄件人那一栏给满分啊QWQ
私心打贱虫的tag

出了……小祖宗出现了!!
已经可以安详的躺了Σ(゚∀゚ノ)ノ